职工之家
网上服务
联系我们
  • 地址:

    四川省乐山市人民西路51号
  • 邮编:

    614000
  • 电话:

    0833-2131891
  • 传真:

    0833-2131891

业余爱好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职工之家 >> 业余爱好

我的叔娘

发布人:sc207 来源:网络 时间:2018/12/18 点击:408

    编者按:作者龚骏正在甘洛县田坝镇罗咀村驻村扶贫,在当下的罗咀村看到了太多熟悉的儿时故乡的影子,于是有感而发写下了这篇《我的叔娘》,愿天下勤劳善良的女人都活得像花儿一样,愿所有家庭都不因为贫穷而支离破碎。
    26年后,我在罗咀遇到了我的叔娘。
    我出生在80年代中后期的农村,那里有一排一排的土坯房,木质的门檐,一色青瓦贯穿整个村子。张家的粪坑连着李家的墙,赵家屋里一锤砸过去是小舅子和丈母娘。村里面一条条泥巴路从每家每户延伸出来,汇聚到大一点的泥巴路上,大路铺展开去又延伸到村口,像极了一张网。网里是我们的房子、竹子、牲口、地、庄稼,还有我以及我的叔娘。
    记不得叔娘长什么样子了,如果可以,我愿意她像花一样漂亮。小时候,叔娘带着我在院坝里看星星,夜晚的天空很明亮,无数的星星在天上眨着眼,我们坐在竹篾做成的盖子上,我记得盖子很大很大,每当我在盖子上翻跟斗失败时,叔娘总会发出咯咯的笑声,随后将一颗去皮的炒蚕豆塞进我嘴里。夏天的夜特别长,需要我在盖子里翻很多跟斗才能过去,翻着翻着,叔娘和大人们交谈的声音越来越低,渐渐地,说着什么已不甚了然,只记得在叔娘的拍抚中,我和夜色融为了一体。
    我家和叔娘家只有一墙之隔,叔娘家的厨房外,有一根房梁伸出来很长,大人们在梁上吊死过一只狗,我至今依然记得叔娘端过来的那碗狗肉,肉切成了丝,和着辣子在柴锅里大火炒出来,香味顺着热气不断扑腾,钻到人鼻子里,口水就下来了。我捧着一大碗狗肉,看到了叔娘的身影,一双灵活有力的脚,宽硕的躯干,沾着油荤的双手透着农村妇女身上那种黝黑的亮色,再往上,叔娘的面庞就模糊起来——我最终还是不记得叔娘的样子了。如果可以,我愿意她的面容像花一样漂亮。
    叔娘走了,和邻家的姨一样。很多时候,大人们也不知道她们去了哪儿,过得好不好,只在偶尔飘来的只言片语中,听得到她们生活的消息,她们像来过我们村,又像没来过我们村。我不知道叔娘的离开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,弟弟从来没说过想叔娘,我叔不允许他想,爷爷也不允许。邻家的两个儿子也没说过想娘——虽然他们家大人没禁止他们想。我觉得可能还是我们太小了,以至于我们不知道该怎么想,甚至这么多年来,我连叔娘叫什么名字也不曾记得。
    26年后,我来到罗咀,在村民的描述中我听到了叔娘的消息,还有邻家的姨,她们来了这里,又走了。我丢开包,沿着叔娘和姨离去的方向一路狂奔,泥巴路很长很长,我的双脚越来越沉重,鞋上沾满了稀泥,已经有些喘不过气来,在恍惚中我看到了叔娘那宽硕的身影,透着黝黑的皮肤,我丢掉所有负重努力往前跑着想要追上叔娘看清她的模样,我要告诉她弟弟长大后终于明白的那些想念。山上的雾越来越浓,汗水和雾气萦绕在身上,有水滴从额头滑下盖住了双眼,沿着罗咀的泥巴路我依然在不断的奔跑中,速度越来越快,周围的房子、竹子、牲口、地、庄稼逐渐变得模糊,我看到了弟弟,邻家的两个儿子,还有一些多出来的小孩——他们和我一起在山林间奔跑——为了追上我那远去的叔娘,还有邻家的姨。
    我终究没能追上叔娘。
    在罗咀村村委会下面,有一株玫瑰,开得很好,即使在冬日的寒霜中,依然娇艳欲滴。有多嘴的村民们告诉我说,这是叔娘离开前种下的。看到玫瑰我终于明白:叔娘,你本就该是花一样的女人!(文/龚骏)